产妇跳楼自杀后续,证据和法理并不利于医院方

摘要: 家属在分娩前一天要求顺产的签字并不能证明,其在次日情况发生变化后仍然坚持顺产。

09-09 14:49 首页 智合法律新媒体

作者 / 周浩漓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近日,榆林第一医院的一起悲剧事件瞬间引爆了舆论场,27岁产妇马某的坠楼身亡,上演了一起现实版的罗生门。双方各执一词——院方称,产妇和多位院方工作人员都向家属提出剖宫产建议,均被家属拒绝,因而产妇因疼痛难忍而情绪失控最终坠楼;家属则表示是院方不建议剖宫产,且未尽到相应的看护义务。

△ 图1:榆林一院第一次声明

双方的举证质证才刚开始,事实还未理清,舆论场上的声音却出奇地整齐,各路兵马无不在声讨产妇丈夫这家人的冷血,把女性当作生育机器;吝啬,不肯花剖腹产的手术费;愚昧,以为剖腹产生出来的宝宝不健康。许多女性自发地分享、传播各自所知的产房渣男,联系到中国女性整个社会处境本就不佳,共情产生了,连同受众自身遭遇带来的愤怒,一同投射到刚刚失去儿媳和孙子/孙女的男方一家。

在急着给本次悲剧盖棺定论之前,不妨花几分钟,从头到尾把来龙去脉理上一理。目前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产妇马某是因过分疼痛,导致情绪失控最终坠楼自杀的。而过分疼痛是因为其做剖腹产的要求被拒绝。院方称:是家属多次拒绝院方的剖腹产建议,在家属即丈夫的同意前,医院无权改变生育方式。家属则称是医院几次拒绝了他们的剖腹产要求,称一切正常,不用剖腹产。

△ 图2:榆林一院第二次声明节选

暂且不论这种未经家属同意就不能手术的制度之合理与否(罪魁祸首是《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本文限于篇幅不表),仅对现有证据进行分析,责任全在家属吗?恐怕不然。

由院方提供,于生育前一天签署的《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显示,院方在诊疗计划中第三条出具意见“拟静滴缩宫术催产”,即顺产。也即院方认可,产妇符合顺产要求。该知情书作为入院必备的标准化通知单,出于患者家属知情以及院方免责的需要,自然会穷举各种不利可能。家属签字的性质,和在银行信用卡签约时抄写的一大段话并无本质区别。更为关键的是,家属在分娩前一天要求顺产的签字并不能证明,其在次日情况发生变化后仍然坚持顺产。

△ 图3:院方提供的《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

另据同样由院方提供的《榆林市第一医院外科护理记录单》记载,产妇多次要求剖宫产,家属则三次拒绝剖宫产。由于护理记录不等于家属签字,其真实性暂不能确认。退一步说,即使对这个记录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院方亦不能完全免责。因医疗行为需要高度专业性,普通民众在未经充分释明相关风险的情况下不足以做出正确选择,院方不能将本属于专业医生的判断责任以承诺书的形式转嫁给患者家属。院方如果要免责,至少应证明以下两个事实:

事实一

院方在事前已经向家属充分释明强行顺产的风险

事实二

家属了解风险后仍拒绝剖腹产

而第一点院方就没有做到,产妇马某并非因顺产引起的并发症难产而亡,而是因疼痛难忍坠楼自杀,院方并未重视产妇疼痛这一问题,也未能预见产妇会因疼痛情绪失控发生意外。如果说产妇因疼痛自杀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预见范围,由此认为院方无责,那么相应地,更不能要求医疗知识远远不如院方的家属为此承担责任。关于第二点,双方各执一词,家属称其同意剖腹产,但医生认为现在已开八指,不适合剖腹可尽快顺产,其真实性亦需其他证据予以印证。

△ 图4:院方提供的《榆林市第一医院外科护理记录单》

另外,院方在昨日凌晨发布的第二份声明中表示,产妇曾与家属沟通,后被拒绝。并附上了几幅监控录像截图且由院方附了文字说明。这几张图一经发出,网络上一下子铺天盖地地都是类似“产妇跪求剖腹产被家属拒绝,绝望自杀“的标题。事实却并非如此。

△ 图5:院方提供的监控截图,文字说明为院方所加

△ 图6:院方提供的监控截图,文字说明为院方所加

而事实是,院方给出的截图经过刻意选取,且文字说明与录像严重不符。院方存在诱导讨论方向嫌疑。观看完整监控录像[1]可知,产妇并非向家属下跪请求,而是疼痛难忍跪倒在地后家属过来问情况。产妇跪倒在地时家属从产妇侧后方前来搀扶,后绕至产妇正前方。院方特意选取家属在产妇正前方时的截图,并配上“下跪”字样,编造了“产妇跪求家属的情节。

“第一次下跪”实情:


产妇因疼痛而站立不稳,丈夫试图扶住她



产妇因疼痛而蹲在地上,可以看出是一个蹲坐的姿势



产妇因疼痛变蹲坐为跪倒,

婆婆闻声从产房中走出,

正好站立于产妇面前。

(院方截下这个画面并配说明“产妇第一次下跪”)




婆婆与丈夫共同将产妇扶进产房。


“第二次下跪”实情:


家属扶产妇至房间外,产妇因疼痛站立不稳



家属扶产妇至房间外,

产妇因疼痛站立不稳,半跪于地



产妇因疼痛站立不稳,半跪于地



产妇因疼痛跪倒在地,医护人员前来查看情况



产妇因疼痛跪倒在地,

房间内家属及医护人员闻讯前来。

院方截下这个画面并配说明“产妇第二次下跪”)

从录像来看,至少丈夫是给予了妻子足够的关怀和几乎全程陪护,其他家属,出镜的也都询问了产妇的状况,并无双方争执的镜头。网络上所谓“渣男与恶婆婆”等说法,多基于院方这几张刻意挑选的截图想象而成。

这起悲剧很可能因受害者系自杀而无责任主体,院方不出意外至多负些许看护责任。但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本来就处于强势地位的院方,故意地引导讨论方向,编造不存在的情节,对家属一方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对已经失去两条生命的这一家来说,无疑是二次伤害。

也正是在编造产妇下跪情节中的第二份声明中,院方写道:愿尘埃早定,逝者安息,生者坚强,颇有些卡夫卡式的荒诞。

近年来,将医患纠纷中的患方打上医闹的标签,已经形成一种新的路径依赖,亦或是一种新的“政治正确”。前些年一直提的过度医疗、医生收回扣、医院人力不足,发生医疗事故患者取证难,缺乏权威的中立检测机构等问题仿佛一夜间消失了。打击医闹,确实会为其他正常患者带来更好的就诊环境。然而从硬币的另一面看,若把所有正常的维权者都打成医闹,医生失去了“后顾之忧”,对就诊环境是好是坏,想必不难判断。医患纠纷的正常解决方式应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双方各自搜集证据,在法律框架内厘清责任,尽最大的可能揭示真相,在定纷止争的同时,亦是对患者及家属的最大告慰,而非在网络上利用现有的刻板印象,引导舆论攻击对方。

就本次悲剧而言,患者一方已经表现出相当的克制,只是按部就班地接受采访,发布声明,并未有过往医闹者的冲撞医院,挟尸要价,在医院门口设灵堂等过激举动,相对院方刻意编造情节,更属理性。如此维权,若还要被当成医闹对待,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若不幸遇到医疗事故的是你自己,你当如何自证非医闹呢?


?  推广


注释:

[1]http://www.miaopai.com/show/-22d9xpG7z~P6BHJdV8Hh6FEFQ0L0FWO-hRw8Q__.htm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投稿


首页 - 智合法律新媒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