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徽商赵普:看央视新闻主播如何转身!

08-16 18:41 首页 决策杂志
↑↑↑ 点击上方“决策杂志”关注我们



普雷资本新闻发布会


7月1日,赵普亮相普雷资本新闻发布会,他说最近更新了自己的电子名片,个性签名是:前央视主播,后守艺东家,现投资人生。


在离开主播台的短短一年半时间里,赵普在不断转换自己的身份,正如他自己所言:“‘投资人生’既是自我期许,亦是我对投资的理解:无论哪一种投资都是某种人生干预。如果干预不可避免,我希望干预的实质是文化。”


坐拥创始人、投资大咖等多重身份的赵普做了什么?他又有哪些独具特色的思考?


赵普接受决策杂志专访


新闻主播转身创业卖枣


2015年11月,赵普离开央视,但普雷资本不是他转型的第一站。不愿重复自己,是赵普每一步的初心,在很多人看来:“赵普是主持人中,最能折腾的。”


“媒体和公众往往只看到我身份转换的结果,很难想到这是我自然发展轨迹中一个个重要的节点,所以并不是突然的。”赵普告诉《决策》。


2016年6月,赵普首度以“新农人”身份回乡创立电商品牌“普哥”,这是赵普基于家乡情结,由自然累积到必然转换的结果,“身份的自由让我能够更好地为家乡服务,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有限能力、影响力和资源来推动、以点带面做更多的事。”


西山焦枣开园节赵普演讲


回乡创业出售农产品,从一开始就是一件并不容易的工作,赵普坦言:“既欣喜于天地之广阔,又焦虑于能量之涣散。”但普哥卖枣不是只卖“普哥”品牌的名,而是重在打造“普哥”品牌的示范效应


在赵普看来,一个品牌或基于这个品牌开创的社会化企业,示范效应应大于它的商业收益,这也是他做“普哥”的初心所在。


初心

“‘普哥’是朋友们喊我的昵称,西山焦枣是我家乡的小众特产。西山焦枣却鲜为人知,尤其对于地方小众农产品来说,‘全国知名’非常重要,因此,扩大知名度,能够大力节省没有传播能力的农民与农业合作社的传播成本。”


为此,赵普从品牌化、电商化和传媒化三方面着手,开拓出“普哥”品牌和西山焦枣传播的成功之道


西山焦枣已有一千多年的制作史,却不为外人所知,既没人知道此枣是怎样特殊的枣,也没人知道西山是哪里的西山。


赵普认为,品牌化从现代商业的角度来看就是重新起名,西山焦枣只是品名,不是商品名,“普哥”便是赋予这个一千多年的产品一个全新的名字。“西山焦枣不仅是卖一种食品,而是卖一千多年的文化和制作史。”赵普告诉《决策》。


虽然也曾有人尝试做西山焦枣的电商,但苦于没有品牌依托,所以没有大作为,而赵普作为知名媒体人,深谙要用大众熟悉的媒介工具来传播和塑造品牌。


2016年9月23日,赵普带领延参法师、巴松狼王、杜子建等“微博大V”参观池州西山村枣林和生产基地,并进行全程网络直播,为家乡吆喝卖枣。


赵普邀请“微博大V”直播卖枣


2017年5月,赵普在中部电子商务高峰论坛上,获聘为“安徽电商首席推销员”


5月17日,中部电子商务高峰论坛暨2017安徽省网商大会如期拉开大幕。赵普获聘“安徽电商首席推销员”。


从宏观处着眼,在微观处行动。“普哥”品牌团队中优秀的年轻企业家杨建伟告诉《决策》,在打造西山焦枣品牌化的过程中,大到内容征集、宣传策划,小到品牌logo的皖南民居元素构成、英文字体设计,每一个细节赵普都参与沟通。


经过一番努力,原本在池州农产品中地位并不高的西山焦枣,成为池州农产品的头牌。2016年底,池州市市长雍成瀚做客央视,带去了西山焦枣。


2016年底,池州市市长雍成瀚做客央视,带去了西山焦枣。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品牌,不仅因为良好的设计包装,最根本的是品质控制。品牌是在严格品控下,从生产加工到包装、物流一整套过程中的品质象征。品牌不是过程,品牌是结果,不是吹出来的,是做出来的。”赵普向《决策》分析道。


品控之后,“普哥”团队也在探索做品牌上行和品牌合作输出,担起社会化企业的责任。


“我希望它不是以纯粹的商业目的来带动地方,而是以某种新的商业合作模式,让地方的农产品得到更好的传播影响力,然后继续向前走。”这是赵普作为“新农人”最朴实也最真挚的思索,这成为他创业中的一个注脚。


“情衷”文化创富


对于赵普来说,创业过程中身份虽有多重转变,“文化”却一直是不变的主核。入职“东家”就是他的文化情怀与创业初心的一次“亲密合作”。


2016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赵普以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正式加入原创手工艺电商平台“东家守艺人APP”,成为四位联合创始人之一。


赵普在“东家守艺人APP”新闻发布会上


赵普与中国手艺的渊源发韧于十多年前,他在北京电视台当导演和制片人时,制作了一个小型纪录片《传人》。藉此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结缘,用去大量时间考察中国手艺人的生存和发展。


心声

“诗里说客从何处来,既是小家庭小情怀的思考,也是对国族的追问,传统手工艺在文明延续的进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物质证据的角色,文明体系其来有自,所以我创立了东家APP,也是以手工艺为切口,从文创和商业角度来保护和抢救传统文化。”


完全出乎赵普意料的是,这个起步不久的电商手机端平台发展迅猛,一个月创造出4000万的销售收入


赵普说:“文化产业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时期,和卖农产品一样,它的商业谋变和地方文化经济的联系,其实是一盘大棋。”


“不懂创业的投资团队不算文化人”,不管是社会化企业“普哥”品牌的高歌猛进,还是东家APP在销售成绩上的节节攀升,赵普深知,交易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但最后都需要资本发挥杠杆作用


为了创立支点,推动现有事业达到新的高度和境界,2017年7月,赵普与志同道合的知名投资人一起组建普雷资本资产管理公司,立志打造中国文创投资第一品牌。


赵普在普雷资本新闻发布会上


赵普认为:“这一系列的行为有其内在的联系,品牌助农、文化创富、资本杠杆是系统的整体,缺一不可。仅有品牌是无法创造或推动一个产业发展的,单一平台、单一资本,或仅有文化品牌是无法创造或推动一个产业发展的,单一资本,或仅有文化观念、文化积淀,也都不能。”


“只有当它们统合成大的‘资源池’时,才能让一条活鱼良好地生长发展。”赵普告诉《决策》,普雷资本就是为了将之前的每一步进行统合,构建成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


从0到1的新徽商


经历转型之后的赵普作为新一代徽商,他的“文创棋局”也结缘落子于徽州大地。


2016年,受黄山市委领导邀请,赵普去黄山市问诊把脉产业发展,参观时一连看过近十家民宿,唯独对“山水间”一见钟情,而后与创始人陈熙的初次见面也是“激情四射”。


心声

“投资民宿不是我的目的,我是想要把在黄山诞生的优秀文化创意精品民宿品牌推向更高的发展平台上去”。


赵普告诉《决策》,通过国际合作平台, 把本土品牌“山水间”运营到日本,让他们在京都和东京的11家国际民宿都挂上中国安徽黄山诞生的“山水间”品牌,让日本客人和到日本去的中国游客看到,国内的本土品牌也能在“民宿文化强国”日本开花结果。


此外,赵普也将“山水间”开到了“普哥”品牌源发地池州市,选址也是一如既往地考究,“小隐在山林,大隐于市朝”,虽位于池州市区,却隐在杏花村旁,黄公酒垆的最里头,赵普也因此得来灵感,将之取名为“山水间?醉里头”。


池州杏花村风景区


2017年7月9日,在采访中赵普首次向《决策》披露,他正在积极与合肥市委市政府对接,将省会合肥重要的两个政治遗产——安徽省委省政府原办公楼,改造为文创产业集散地。


位于合肥市长江路的安徽省政府原办公楼


在赵普的设想里,将利用普雷资本系下的文创园区品牌77文创的强大资源,整体设计、嵌入到两幢大楼中,“让这两座超过60年的老建筑,在未来能够因文化创意而散发出特殊的魅力。”


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商业动作背后,赵普也在快速学习:“创业过程就是从头开始做‘小学生’,是从0到1的过程。


赵普还坦言,“这个过程是小学生到大学生的过程,但并不是自然周期,而是要快速生长,迅速成为一个熟悉市场、了解政府、对接消费者,对多种资源非常熟悉的角色。”


采访中的赵普


路虽远,但行将至。


心声

从对资本的需求者,一步步变成了投资者,赵普笑着向《决策》分析道:“有点像从佣工到雇主的转变,可雇主有时候也是苦主,心态的变化起伏很微妙,股东、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创业者、投资者,角色、身份一直在变,但创业者的心态从没有变,即一切归零,不管过去多么辉煌,经历怎样令人称道,从做我不擅长没做过的事情那一刻起,就是从头开始。”


“近两年的工作密度超过过去的五六年”,时年46岁的赵普告诉《决策》,今年他还上了两所商学院苦修经商之道,学习与工作连轴转的他为了实现“投资人生”,依然在争分夺秒。


除了创业路上的变化,一直融入赵普生活的慈善扶贫方式也有了成长变化:“早期是给钱给物,中期变为‘差异化’扶贫,后期阶段就属于项目扶贫、精准扶贫和造血扶贫,还原到慈善的本质,要给人以体面和尊严。”


作为安徽电商首席推销员,赵普不仅为“徽骆驼”精神而自豪,也对电商安徽的未来发展表示看好。



赵普在接受《决策》采访时谈“新徽商精神”


说徽商

赵普充满希望地对《决策》分析说:“安徽具有发展电商的独特优势,电商的发展与‘开放、诚信、进取、创新’的徽商精神一脉相承,且有引领潮头之势。新时期的安徽电商,要做‘轻’,重视数据、智库和异业合作的价值,我们不仅要继续发扬徽商精神,还要注重智能创新,这是安徽电商的实力所在,也是安徽电商的未来,要让安徽电商成为现代徽商最鲜明的时代标志。”


原载于《决策》杂志2017年第8期

编辑:纪海涛 / 审稿:王运宝



大家都在读:

放榜啦!安徽县域经济竞争力排行,你的家乡排第几?

组织部长的“担当观”:就看敢不敢做这五件事

县委书记“二进宫”!他是怎样出来的,又是怎样进去的?

“月薪”1万!这个贫困县村干部是怎么做到的?

山西怎么办?省长这样讲!





首页 - 决策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