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化我者生,破我者进,似我者死

摘要: -END-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百鸣网微信公众平台

10-08 14:24 首页 百鸣网



吴昌硕1844.8.1—1927.11.29)是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他的“诗、书、画、印”堪称四绝。可以说,吴昌硕的艺术贵于创造,他以书法入画,擅长写意花卉,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



? 学我,不能全像我。化我者生,破我者进,似我者死。

                             ——吴昌硕


▲ 吴昌硕 丨老夫无味已多时

▲吴昌硕丨破荷亭

▲吴昌硕篆刻作品


少年时,吴昌硕因受其父熏陶,即喜作书,印刻。他的篆书个性极强,印中的字饶有笔意,刀融于笔。所以他的篆刻常常表现出雄而媚、拙而朴、丑而美、古而今、变而正的特点。篆刻方面,吴昌硕上取鼎彝,下挹秦汉,创造性地以“出锋钝角”的刻刀,将钱松、吴攘之切、冲两种刀法相结合治印。所以他的篆刻作品,往往又能在秀丽处显苍劲,流畅处见厚朴,往往在不经意中见功力。


▲吴昌硕丨花卉

▲吴昌硕丨花卉

▲吴昌硕 丨梅石图


吴昌硕学画较晚,绘画的题材以花卉为主,40岁以后方将画示人。他酷爱梅花,常以梅花入画,用写大篆和草书的笔法为之,墨梅、红梅兼有。因此,曾有“苦铁道人梅知己”的诗句,借梅花抒发愤世嫉俗的心情。他也很喜欢作兰花,为突出兰花洁净孤高的性格,作画时喜以或浓或淡的墨色和用篆书笔法画成,显得刚劲有力。到了晚年,他开始较多画牡丹,花开烂漫,以鲜艳的胭脂红设色,含有较多水分,再以茂密的枝叶相衬,显得生气蓬勃。


▲吴昌硕丨花卉

▲吴昌硕丨花卉

▲吴昌硕 丨梅花图丨上海博物馆藏


他的作品色墨并用,浑厚苍劲,再配以画上所题写的真趣盎然的诗文和洒脱不凡的书法,并加盖上古朴的印章,使诗书画印熔为一炉,对于近世花鸟画有很大的影响。其笔下的菜蔬果品如竹笋、青菜、葫芦、南瓜等,也显得极富生活气息。


▲吴昌硕丨葫芦

▲吴昌硕丨天竹水仙轴


在书法方面,吴昌硕不蹈前人轨辙,出古而开新,任情率意,笔墨烂漫老成,尤其是以斜势、破峰作石鼓大篆,气势浑莽,开篆书新气象,有发韧启源之功。其行书用笔率情,笔势翻飞,波澜天成,气势凌厉,亦于二王、唐宋畦町之外,更开法门。

▲吴昌硕书法

▲吴昌硕书法

▲吴昌硕书法

▲吴昌硕书法


吴昌硕毕生从事艺术研究和创作,专心致志,数十年如一日。直到七八十岁的高年,还以读书、刻印、写字、绘画和吟诗作为日课,乐之不疲。他时常对人说:"我学画太迟,根柢不深,天资也不高,仅仅做到多看、多画而已。


来源:网络

我们尊重原创,文中部分素材 源于网络,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 删除处理!

-END-

扫描下方二维码

即可关注百鸣网微信公众平台



首页 - 百鸣网 的更多文章: